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请求国务院主持公道 纠正冤案(七) - 堂堂动态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请求国务院主持公道 纠正冤案(七)

2022-09-06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 273

shentangtanghuijishishiwusuo



十四、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多次提到会计师事务所获得了参与资本市场的公平机会,但也须担负相应的责任,无论大所小所,在遵守法律上一律平等,在监管要求上一视同仁。从对深圳堂堂的处罚来看,证监会根本没有做到监管要求上一视同仁,在遵守法律上一律平等

2020年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11月16日至17日在北京召开,根据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的重要讲话,强调“全面依法治国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整体谋划,更加注重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健全社会公平正义法治保障制度”的精神,以此系统围绕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被重罚的不公平、不公正现象,监管是否做到一视同二,大家有目共睹、一目了然。堂堂所希望有关部门不要说一套,做一套,要做到言行一致,表里如一,要继续清除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副主席姚刚、童道驰等的腐败余毒,打造一个真正公开、公平、公正的证监会,打造一个尊重法律、尊重市场、尊重事实、尊重准则、尊重专业、清正廉洁的证监会,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依法制定行政处罚裁量标准,规范行使行政处罚裁量权,并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向社会公布。科学细化量化处罚标准,不要凭监管部门人员的个人好恶、个人经验通过“拍脑袋”任性行使自由裁量权,坚决清除利用执法权、处罚权寻租搞腐败的行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充分尊重注册会计师行业专家关于审计执业责任的鉴定意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在遵守法律上一律平等,在监管要求上一视同仁,大所小所平等,每个注册会计师平等,让每个人享有法律给予平等的权利和义务。特提出几点说明:

首先,从系统看: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也属于中小企业范围——工商登记属于服务企业。所以,不仅没有享受到中小企业优惠政策,反而比中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罚款更重,比中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定性更加不精准。

第二:前期政策系统缺失:由于前期不公平审计市场环境的政策失误,人为硬性把会计师事务所分为两种:一种是有上市公司审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简称:A所),一种是无上市公司审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简称:B所)。出现了A所与B所发生不公平的审计系统市场环境如下:

A所:从事上市审计20多年,积累了大量顾客和品牌,造成很多B所失去了准备上市公司的顾客被A所抢走;尤其失去了上市公司审计的经验;人为造成A所与B所的市场机会差距、业务收入与能力差距、顾客来源差距——显失公平。

B所:只能吃残渣剩菜,所以能获得一个上市公司审计的锻炼机会很难!而A所选择一个上市公司审计的选择机会很大的差距——显失公平。

对比A所与B所:为何A所做第1单上市公司审计而不采取重罚和定性不精准?为何为瑞幸咖啡造假海外上市审计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海南航空集团多年标准无保留意见后破产重整以及审计恒大集团多年标准无保留意见后频临破产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为何不立案调查并行政处罚?为何B所做第1单的上市公司审计就不给完善改正的机会,对比差距巨大——显失公平。

根据《宪法》精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但是造成A所与B所区别的本身,就是明显人为造成执业注册会计师之间的不平等地位!

第三:前期政策系统风险:为何B所做第1单的上市公司审计——就要承担30多年来的不公平政策的风险。

第四:证券市场的质量和效率完善,是系统性和战略性工程,为何重点由会计师事务所承担?不公平!民众共识:一些基金、一些外资以快进快出拉高又不断跌停等手法,赚中国百姓钱!搞股票起落差距过大!才是造成个股最大风险的源头!这就是为何中国经济在近几年高速发展中,但中国证券市场发展却不配比,有时还不如一些国外证券市场发展得好。

第五:不公平审计市场环境体系政策,已造成国内大多数B所很难发展;本次对堂堂会计师事务所的处理案例,造成国内大多数B所难理解,没信心发展!难道堂堂所要承担前期不公平市场审计环境政策所造成的一切责任吗?中央近几年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和优化中小企业发展的营商环境的政策;值得鲜明对比的是:我所属于中小企业一员,却被重罚而感受不到政策的关爱。

第六:既然新《证券法》允许会计师事务所实行备案制,允许堂堂所等中小会计师事务所从事上市公司审计业务,为何积极参与改革探索就不能试错,何况堂堂所未发生重大错误,为何要将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一棒子打死?

第七:从中国证券市场发展至今的问题,均是系统性、体制性问题,如涉及政策制度、上市公司、机构投资者(含内外资)、证券公司、律师、各类基金等要素(简称:各要素),不应仅靠重罚堂堂所来承担做警示!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明确:坚持人民至上…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但是从中国证券市场发展至今,证监会一些管理层及专家,缺失B所人才当专家,导致在制度上、管理上缺失走群众路线,不了解B所现状,更听不到基层对改革中国证券市场的跨学科智慧。所以出现重罚堂堂所情况。


十五、证监会调查组成员易翠等人“独立性严重缺失”,专业能力不足,检查动机不纯,屈服于腐败利益集团的压力,为了立功受奖和升职加薪,对堂堂所“枪打出头鸟”,滥用行政执法权和自由裁量权,置堂堂所于死地,对第一家积极参与备案制改革创新的中小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打击报复,没有独立客观公正进行调查,炮制新时期的莫须有冤假错案,严重损害中国资本证券市场的审计生态和监管生态。

透过本案的事实经纬,经过对处罚决定书书罗列的处罚事实、依据进行认真的仔细核查,我们认为证监会的处罚决定缺乏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堂堂所对此次参与调查本案的中国证监会和深圳监管局工作人员易翠、管连云、黎志杰、沈芬芬、杨梅、倪伯龙、张文清、刘泽亚、何泽兴、刘士岩等人的专业知识、经验、能力以及动机表示高度的职业怀疑,该调查组人员独立性严重缺失,没有独立客观公正进行调查本案,而是屈服于证监会某位领导及互相勾结的腐败利益集团的压力,为了立功受奖和升职加薪,对第一个吃螃蟹的会计师事务所“枪打出头鸟”,滥用行政执法权和自由裁量权,欲置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于死地,对堂堂所针对性执法、选择性执法、报复性执法、扩大化执法、运动式执法,在调查中始终带着有色眼镜、捕风捉影、上纲上线、罗织罪名,在重要事实认定上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还凭空捏造事实,陷害注册会计师,以“形式重于实质”而非“实质重于形式”调查,得出十分错误的调查结论,炮制新时期的莫须有冤假错案。

同时,证监会对堂堂所没收收入和罚款共计近1600万元,停止证券业务一年,对注册会计师行业禁入10年、5年、3年,大大超出一个积极参与资本证券市场改革、积极响应党中央和国务院号召、积极响应新《证券法》号召、积极从事证券服务业务的小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的承受能力,而且与比堂堂存在问题更加严重的事务所处罚更重,行政处罚严重不公,逼迫事务所分崩离析、破产倒闭,逼迫诚信执业的注册会计师倾家荡产和事务所员工大量失业,根本违背党“以人民为中心”的宗旨,严重损害小微会计师事务所的生存权和发展权。

不仅如此,证监会对堂堂所如此的严厉处罚,在中国资本市场造成非常恶劣的严重影响,证监会滥用“独立性缺失”,对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建设性意见(如堂堂万言书、良言苦谏)打击报复,对已经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不到一亿元的诬告违法金额“没一罚六,停业一年,禁业10年、5年、3年,对注册会计师高额罚款180万”,滥用国家公权力“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长此以往,按照堂堂所的标准处罚会计师事务所,势必摧毁整个注册会计师行业,摧毁资本证券市场的守护神,摧毁资本市场投资者和注册会计师的信心,严重损害中国资本证券市场的审计生态和监管生态,摧毁整个中国资本证券市场

 

十六、证监会在行政处罚上不分清公司的会计责任和堂堂所的审计责任,利用行政执法权认定企业造假,而且把造假的会计责任推给堂堂所会计师事务所,完全不尊重注册会计师的专业判断和审计责任,对上市公司罚款800万,而对堂堂所罚款约1600万,是上市公司罚款的两倍,明显主次不分,过罚不相当,明显行政乱作为、滥处罚。

证监会《处罚决定书》23页认为“在现行法律没有特别规定行政机关必须对执法中的专业性问题委托专业机构进行认定和处理的情况下,中国证监会作为国家设置的专司证券市场监管的专业性机构,对涉嫌证券违法行为的事实(包括对涉及财务会计文件是否存在虚假记载等涉及专业性方面问题)进行调查、认定并在调查基础上作出相应的处理,属于法律规定的中国证监会职责权限范围。”堂堂所认为,虽然《证券法》规定国务院证券管理机构依法对全国证券市场实行集中统一监督管理。《证券法》“第十章”专门对国务院证券管理机构依法对证券市场实行监督管理履行的职责和有权采取的措施作了具体列举,但是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服务业务,监管部门如果由于调查组人员不公平、不公正对待被调查单位,针对性、选择性、扩大化、运动式、报复式执法时,如果调查组人员的专业知识、经验、能力以及动机值得高度的职业怀疑时,调查组人员带着有色眼镜、捕风捉影、上纲上线、罗织罪名,炮制新时期的冤假错案,如何保证处罚结果公平公正呢?

因此,对在ST新亿审计业务中堂堂所与证监会存在争议的、需要进行鉴定的,包括审计独立性、是否存在重大遗漏,在ST新亿抵债租金收入、贸易收入、物业费收入、法院判决赔偿收入等方面审计专业判断与证监会存在重大分岐,对ST新亿2018年、2019年度审计报告是否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存在重大分歧,堂堂所向中国财政部、中国证监会、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进行申请,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会计师法》第一条、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三十六条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会计师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第一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八十九条等的规定,请求中国财政部、中国证监会、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共同组织会计、审计、法律等方面的专家成立注册会计师职业责任鉴定委员会,由职业责任鉴定委员会公平公正的对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及注册会计师职业责任出具鉴定意见,供证监会和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及注册会计师在听证、行政复议及行政诉讼时使用,以保障各方合法权益,保障执法者正确执法,具有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也符合2022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印发的关于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有关问题的通知(法〔2022〕23号)文件之规定


12